猿鹤

单纯吃粮 偶尔放点鱼
霹雳 龙剑龙剑蝶月
金光 温赤 废锻 万雪夜
Dover
Arthur-Merlin.
【产粮低下】
Leepace/Merlin/Sherlock

半夜小甜饼

其实是520的产物
对冷cp情有独钟
cp排雷:梁莫/剑蝶/温赤/废锻
ooc ooc ooc

——
清晨。
不到七点,莫前尘从床上醒过来,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完全被压住了。
他艰难地动动手臂,用手指使劲地戳身旁的人:“大师兄?”
“……嗯?”肩胛骨后面传来一声闷哼:“师弟醒了?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挣扎了半天,莫前尘早已完全清醒了过来,再睡一会儿的可能性早就见鬼去了。只是自己腰酸背痛,完全没法从这只傻熊的手臂间钻出来,只能干瞪着眼睛看着又睡过去的男人。
只是莫前尘还是一个没忍住,悄悄地把嘴唇凑了上去,点在对方直挺的鼻尖上。
还没凑上去,就被半途拦截了下来,下唇被另一只唇轻轻地咬住,带着些撕扯的力道。
莫前尘心里有些赧,他慢慢地低头,又被迫去贴近紧紧抱住自己的躯体。
“大……师兄。”
“?”
“早安……”

——
听说西剑流的总管今天要来神蛊峰?!
消息一下子就让神蛊峰总部炸开了锅。
鬼都知道自家老板一直对西剑流的股份虎视眈眈,这次西剑流却自己送上门来了?这又是哪一出戏?
“蝶蝶,我看我们今天还是不回老丈人家了好吗?”剑无极扁着嘴做紧咬手帕状。
作为整个神蛊峰唯一三位知情人之一,剑无极好心劝告(恳求)。
“主人说今天他不回家,所以放心吧。”
剑无极打心眼儿里感激赤羽信之介。
“所以赤羽信之介真的会杀到神蛊峰上来?”
“……”
“凤蝶。”酆都月推门而入,脸上是完全镇定的模样,“楼主,不见了。”
“楼主外出。”凤蝶支开酆都月,一脸你看吧的样子。

——
“神蛊温皇……!你又迟到!”赤羽站在西剑流楼下,满眼鄙视地盯着街边车里的人。
“啊呀……赤羽大人啊。”
“我今天可是请了年假陪你,当然一秒钟都别浪费,伊织还等着我回去作报告呢。”
“赤羽大人真是不知道心疼我,还让我这么早就起来……”温皇小声嘀咕。
“嗯?”
“赤羽~上车吧~”温皇仰起头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。
“今天去哪儿?”
“嗯……中原大街。”

中原大街是整个城里的商业中心。
赤羽慢慢把车开到街边停下,刚出车门就看到修儒一个人走在街上。
“修儒?”温皇叫他。
今天店里不开门吗?
“哦……是这样的,今天早晨师父刚开门,就发现苍离先生站在门口。他以为苍离先生又出毛病了,没想到苍离先生一把抓住师父就走了。”
“怪不得默苍离昨天发短信给我说不要去找他下棋。原来是带人放风筝去了。”
“看来你很闲啊,神蛊峰董事?每天和墨家巨子下棋?”高八度的声音从身旁传来。
“咳咳。业务业务。”

——
午餐。
废苍生一把捞过对方碗里的肉,:“少吃点肉吧,光吃肉也打不开烘炉的。”
“废苍生!你管我?!”锻神锋咬牙切齿的声音从桌对面传来,一股“你不还给我我就要掀锅”的气势。
“不就是一块肉嘛,锋海主人这么小气吧啦的。”废苍生一边叹气,一边夹了一块菜心给他。
锻神锋死命地盯着那块刚捞出来的菜心,又听到桌子对面传来一声叹气:“哎……菜吃的那么少,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多不舒服……想想多怀念以前的……”
”废苍生……!”锻神锋的脸开始爆红,他一把夹过锅里的肉,全数倒给了对方,自己开始和碗里的菜心搏斗起来。
“诶……你……”
“快点吃饭……!”

————
又到了晚八点档黄金时间。
梁皇无忌坐在沙发上,电视里正放着某大型古装连续剧。这当然不是他要的看的东西,他想看隔壁台的达人秀。莫前尘掌握着遥控器,整个人窝在梁皇无忌怀里,双眼认真的盯着电视机里的花花绿绿。
梁皇无忌实在是对电视连续剧不感兴趣,看着莫前尘在自己身前这么专注,他慢慢前倾,含住对方的右耳垂,慢慢研磨起来。
莫前尘倒是习惯了梁皇无忌一天两次的变猫的动作,并不是特别在意。然而事情发展过于迅速,在电视剧里男主一把吻住女主时,梁皇无忌的右手已经伸到了衣摆下方。
“大师兄——”莫前尘转过头,却对上梁皇无忌的眼睛。
四目相对,气氛一滞,随即蔓延出微妙的感觉来。
梁皇无忌将比自己小许多的人放倒在柔软的沙发中心,随手拆去头冠,四手相握——
轻柔点醒,是轻吻,是眷恋,是承诺。

——
深夜十点。
“神蛊——温皇!你怎么还不出来?要在浴池里等着蛊虫发酵吗?!”
“哎呀赤羽~”温皇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,不紧不慢地回答他,“赤羽啊,我好像有点酸麻头晕的感觉——”
“我说你泡的太久了,这都快一个时辰了!”温皇话语未尽,便听见红发男子认命地下床开门的声音。不一会儿浴室的门被打开,身着浴衣的男子在水汽氤氲中更显得滋润。
“手给我,拉你起来。”
赤羽伸出右手,本是等待着对方的手绵软地缠上来,结果自己却一个趔趄,被一对有力的臂膀环住自己,将他拖进水里。
水花溅起一片,等赤羽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伏在一片光裸的胸膛上,声音悠悠地从头顶传来——
“没想到赤羽大人真是忙到连这种事情也要赶时间啊~”
不知道是水汽还是心跳,赤羽面颊泛红,他用力推开神蛊温皇,打算立刻离开这里。没想到温皇突然解开对方松垮的外套,将整个人都抱进了浴池 。
赤羽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不是真的没气力了,整个人便彻底地软了下去。
“神蛊温皇……你又……”
“嘘。”
一晃春水满室。

——
已经是午夜了。
无时无刻不在争夺的某人只有在睡觉时是安静的。废苍生关掉电视,低头看已经睡熟的锻神锋。
锻神锋枕在自己腿上,正睡得安详。
哎。废苍生想,两个人几十岁了,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吵来吵去的。
废苍生脑内想了想那纤细又带着结实力量的肉体,一阵感叹。今晚真是便宜他了。
他轻轻把锻神锋抱起来,慢悠悠地走回卧室。
关掉灯,窗外月明星稀,清冷的光透过纱窗,打在熟睡的人的脸上,勾勒出好看的轮廓。
他忍不住凑近,在轻轻呼气的唇上点了点。
“晚安。”

————
补偿用(我儿子的)生命在催更的  @青团子
以及掩盖我坑了的事实x
语言实在平乏无力欢迎大家指摘。

梁莫废锻是天使啊。

【废锻】一时兴起

*民国

*年龄操作有



“废苍生!停停停!你知道吗,隔壁锋海锻家的小公子明儿成年了!”

废苍生从一片打铁声中抬起头来,抹了抹头上的汗水,回答道:“小公子也没什么看的。匠师你激动个啥?”

“自己看吧。”

废苍生接过大匠师带来的书信,慢慢睁大了眼睛:“请帖?请我?”

“是你怎么着?这是不得不去的。锋海锻家呐。”

“还没听说过成年礼要邀请对家来的。不怕砸了场子?”

说是这样说,废苍生到底还是要去的。

好不容易换了一身体面一点的褂子,手里随手裹了俩礼物,便悠哉悠哉地去了。


到了门口,废苍生一看,人还真多。不就是个小孩子成年嘛。当年十八的时候,自己随手就这么过了。都是一样的家族,咋差距就这么大呢。

他慢悠悠走到门口,把请帖往门口小斯一递,抬腿走了进去。


前门太热闹,废苍生一个人在铁水铁器里呆了十八二十年,听不惯这么多人声,随即绕道后门。

和前门相比,后门寂静的没什么生气了。毕竟是打铁的院子,砖瓦华丽,墙角还是用来练习的废铁块,还有些模具。花草也有些颓败,歪歪斜斜的。

“废苍生?”

听着有人喊他,废苍生转过身去。

“哦。小公子叫我?”

眼前人穿着成年的礼服,头发上两缕白发服帖地贴在黑发上。金沙的双眼盯着自己,好像有些疑惑又带了些气恼。虽说比自己矮了半个头,废苍生想了想自己一米九几的个子,还是对对方的身高表示了勉强认同。

“你到我家来做什么?”

“难道不是你请的我来?”废苍生回道,“小公子怕是记不得了。”

“哼。锻神锋当然是记得。”锻神锋转身走出去几步,又调转头来:“别乱碰,碰坏了废字流可赔不起。”

“哦。”废苍生不以为意,晃悠着走了。

成人礼吉时开始,废苍生穿着米黄色的大马褂,翘着腿坐在第四排正中,在一众西式礼服中间显得格外显眼。在锻神锋出现的一刹那,两人的视线交合,废苍生吹了声口哨表示表示,远处锻神锋的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。

趣味的小公子。自己比他虚长十岁,倒是先在敲敲打打中练出了一张脸不红心不跳的面皮。

“……各位 来宾,本人作为锻神锋的父亲……决定将锋海……交予锻神锋……望他……带领锻家走向辉煌……”

锻神锋要做继承人?

废苍生心头一震。

他茫然抬起头,寻找着什么,一下子又对上了锻神锋金烁烁的眼眸。

眼底是什么?欣喜,还是……无奈?

从十八到二十八,十年,终于是等来了这一天。

废苍生脑袋一片混沌,接下来什么也听不进去了。待到四面掌声响起,他后知后觉地跟着鼓掌,浑浑噩噩地站起了身来,径直走了出去。


“废苍生?”

他转过身去,又遇见锻神锋。他此时换下了西装 一身灰色马褂套在身上,还是简单勾勒出身躯。

“啊……是锋海未来的继承人啊……”

干瘪地打趣一句,却又没什么好讲的。废苍生随即低头无言。

“我也不知道父亲的决定……本来只是想让你来看看。”

“看什么?”

“就算看看……我吧。”

“小公子有什么好看的。”他双手背在身后,略过锻神锋走了过去。

“我们家明天要去苗疆了。”

“哦。”废苍生头也不回,云淡风轻。

“废苍生!你到底想什么啊?!”

看着高大的身躯越走越远没有任何回头的架势,锻神锋最终是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就这样你就想走了?逃避现实?还是废字流比不过锋海?”锻神锋一声冷笑,“想走就走吧,干脆带着废字流离开聿县。省事儿。”

锻神锋背着光正说的起劲,忽然感觉一阵风,自己被 宽大的袖子左右扣住。

“你……混账……”

锻神锋狠心一咬舌尖,从废苍生怀里退了出来,“你就是这样认为的?我们就值这样?”

“那你以为?”废苍生笑一声,“小公子夸张了。鄙人不值得小公子这样上心的。”

“那就当我的心都给了狗好了。”

“滚吧。”


晚上废苍生回到废窑,看见大匠师一脸见了鬼似的盯着自己,随意摆了摆手,道:“不就是多喝了两口,至于么,这么盯着我。”说完就朝里屋走去。

“诶我说……”

“砰!”

废苍生大门一关,万事不问。


废苍生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,起床的时候太阳都快没了。走出屋子就看到大匠师在院子里做机关,随口招呼了声就打算出门继续喝。

“你到好,一口酒闷下去,把锻家最后那点破事儿都睡过了。”

“最后?”废苍生抓住重点。

“别个今儿搬家呐,街坊邻居都在说,我们废字流要一家独大啦……”

“诶诶诶人呢别跑啊你废苍生要点面皮好吗……”


废苍生起的晚,到锻宅的时候都空了,只有些小斯在搬旧物。

走了?废苍生问。

是啊。今儿早就走了,还是苗疆派人来接的呢,倒也是干脆。小斯回话道。

的确是干脆了。废苍生心里念道。

不过这样也算是好吧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
随意给自己一点动力

【龙剑】当剑子不小心遇见了麻烦……

现代小片段
前黑社会一把手的儿子·龙x大学生·剑
同居中 无年龄差。

“……好友?”

听到剑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龙宿放下手机正准备显露身形,突然又被一身白衣的剑子拉回了小巷子里。

“嘘……别说话。”

“怎么?”

剑子仙迹探出脑袋向来路看了看,回答道:“刚才看到一波小混混挺烦的,我手痒就过去逗了逗他们,没想到居然追过来的。真是麻烦。”

“我看你才是麻烦,剑子啊。”疏楼龙宿灭掉手里的火因,作势要将他推出去一了百了。

“诶诶诶别。”剑子仙迹看着对方暗金色的瞳孔里散发出危险的光,突然想起自己身后这尊才是真正的麻烦。
他急忙摆摆手转移走注意力,“嘘……来了要躲不开了怎么办啊龙宿……”

疏楼龙宿翻了个白眼。“你做的好事,问我怎么办?”

“唔……是啊,好友都到这个份上了…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……”剑子仙迹一边观察着外面,一边拉了拉藏在黑暗里的人的宽大衣袖,示意他做点什么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龙宿?”

“……诶做什么你……”

疏楼龙宿靠在墙壁上,右手一揽把剑子仙迹揽到面前,将他藏在阴影里。

“这样够吗?”

“呃……为什么不直接……”剑子仙迹天旋地转之间,突然被夹在了墙壁和龙宿之间。

他眼睛一花,还没回过神来又被大力地吻住。

“别动。人来了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淡紫色的长发从肩上滑落下来,隔绝二人与外界,剑子仙迹瞪着眼睛望着对方,将暗金的眼眸印在脑海里,淡淡的烟草香味笼罩在鼻尖,意识里只留下了唇齿摩挲的声音以及腰上真实的触感。

他缓缓闭上眼睛,试图回想起这么做的缘由,短暂的理智却又被更灼热的呼吸抢走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在剑子忍不住溢出一声失去抵抗力的喘息之后,龙宿终于松开了他。

“他们走了。”龙宿盯着他说。

“……哦。走了?那你还这么一直……”剑子想了想又转了一个话头,“你功夫这么好明明可以直接带着我走就好的……”

“这样比较安全。”他说着又舔了舔剑子湿湿的唇。
“好友真是无聊啊。”剑子拂开搭在腰际的手,“走吧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当然是买菜啊龙大少爷。我饿了。想吃珍珠米糕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答应的这么干脆?”剑子诧异地回过头。

“当然不是。等你吃完就知道了。”龙宿挑眉,回以一抹微笑。

“……明天是周一。”剑子最终妥协。

“我知。”

————
悄咪咪放一个小段~

一点阳光。

自家的挂件和书签 详情见图( •̀∀•́ )
满满的横滨f4
不开网页通贩 有想要的小天使请直接戳我私信地址联系方式等 发快递或挂号信 满50包邮
爽快的小可爱可以小刀(。
随机掉落贴纸或小零食噢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画手 @多肽抗生素♪  @栖息地

以前拼的图 关于法师身份问题 梅梅说好的永远不让他知道呢
最喜欢最后一张啦
有糖有刀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