猿鹤

单纯吃粮 偶尔放点鱼
霹雳 龙剑龙剑蝶月
金光 温赤 废锻 万雪夜
Dover
Arthur-Merlin.
【产粮低下】
Leepace/Merlin/Sherlock

【废锻】一时兴起

*民国

*年龄操作有



“废苍生!停停停!你知道吗,隔壁锋海锻家的小公子明儿成年了!”

废苍生从一片打铁声中抬起头来,抹了抹头上的汗水,回答道:“小公子也没什么看的。匠师你激动个啥?”

“自己看吧。”

废苍生接过大匠师带来的书信,慢慢睁大了眼睛:“请帖?请我?”

“是你怎么着?这是不得不去的。锋海锻家呐。”

“还没听说过成年礼要邀请对家来的。不怕砸了场子?”

说是这样说,废苍生到底还是要去的。

好不容易换了一身体面一点的褂子,手里随手裹了俩礼物,便悠哉悠哉地去了。


到了门口,废苍生一看,人还真多。不就是个小孩子成年嘛。当年十八的时候,自己随手就这么过了。都是一样的家族,咋差距就这么大呢。

他慢悠悠走到门口,把请帖往门口小斯一递,抬腿走了进去。


前门太热闹,废苍生一个人在铁水铁器里呆了十八二十年,听不惯这么多人声,随即绕道后门。

和前门相比,后门寂静的没什么生气了。毕竟是打铁的院子,砖瓦华丽,墙角还是用来练习的废铁块,还有些模具。花草也有些颓败,歪歪斜斜的。

“废苍生?”

听着有人喊他,废苍生转过身去。

“哦。小公子叫我?”

眼前人穿着成年的礼服,头发上两缕白发服帖地贴在黑发上。金沙的双眼盯着自己,好像有些疑惑又带了些气恼。虽说比自己矮了半个头,废苍生想了想自己一米九几的个子,还是对对方的身高表示了勉强认同。

“你到我家来做什么?”

“难道不是你请的我来?”废苍生回道,“小公子怕是记不得了。”

“哼。锻神锋当然是记得。”锻神锋转身走出去几步,又调转头来:“别乱碰,碰坏了废字流可赔不起。”

“哦。”废苍生不以为意,晃悠着走了。

成人礼吉时开始,废苍生穿着米黄色的大马褂,翘着腿坐在第四排正中,在一众西式礼服中间显得格外显眼。在锻神锋出现的一刹那,两人的视线交合,废苍生吹了声口哨表示表示,远处锻神锋的脸红了又白,白了又红。

趣味的小公子。自己比他虚长十岁,倒是先在敲敲打打中练出了一张脸不红心不跳的面皮。

“……各位 来宾,本人作为锻神锋的父亲……决定将锋海……交予锻神锋……望他……带领锻家走向辉煌……”

锻神锋要做继承人?

废苍生心头一震。

他茫然抬起头,寻找着什么,一下子又对上了锻神锋金烁烁的眼眸。

眼底是什么?欣喜,还是……无奈?

从十八到二十八,十年,终于是等来了这一天。

废苍生脑袋一片混沌,接下来什么也听不进去了。待到四面掌声响起,他后知后觉地跟着鼓掌,浑浑噩噩地站起了身来,径直走了出去。


“废苍生?”

他转过身去,又遇见锻神锋。他此时换下了西装 一身灰色马褂套在身上,还是简单勾勒出身躯。

“啊……是锋海未来的继承人啊……”

干瘪地打趣一句,却又没什么好讲的。废苍生随即低头无言。

“我也不知道父亲的决定……本来只是想让你来看看。”

“看什么?”

“就算看看……我吧。”

“小公子有什么好看的。”他双手背在身后,略过锻神锋走了过去。

“我们家明天要去苗疆了。”

“哦。”废苍生头也不回,云淡风轻。

“废苍生!你到底想什么啊?!”

看着高大的身躯越走越远没有任何回头的架势,锻神锋最终是忍不住大吼起来。

“就这样你就想走了?逃避现实?还是废字流比不过锋海?”锻神锋一声冷笑,“想走就走吧,干脆带着废字流离开聿县。省事儿。”

锻神锋背着光正说的起劲,忽然感觉一阵风,自己被 宽大的袖子左右扣住。

“你……混账……”

锻神锋狠心一咬舌尖,从废苍生怀里退了出来,“你就是这样认为的?我们就值这样?”

“那你以为?”废苍生笑一声,“小公子夸张了。鄙人不值得小公子这样上心的。”

“那就当我的心都给了狗好了。”

“滚吧。”


晚上废苍生回到废窑,看见大匠师一脸见了鬼似的盯着自己,随意摆了摆手,道:“不就是多喝了两口,至于么,这么盯着我。”说完就朝里屋走去。

“诶我说……”

“砰!”

废苍生大门一关,万事不问。


废苍生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,起床的时候太阳都快没了。走出屋子就看到大匠师在院子里做机关,随口招呼了声就打算出门继续喝。

“你到好,一口酒闷下去,把锻家最后那点破事儿都睡过了。”

“最后?”废苍生抓住重点。

“别个今儿搬家呐,街坊邻居都在说,我们废字流要一家独大啦……”

“诶诶诶人呢别跑啊你废苍生要点面皮好吗……”


废苍生起的晚,到锻宅的时候都空了,只有些小斯在搬旧物。

走了?废苍生问。

是啊。今儿早就走了,还是苗疆派人来接的呢,倒也是干脆。小斯回话道。

的确是干脆了。废苍生心里念道。

不过这样也算是好吧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

随意给自己一点动力

【龙剑】当剑子不小心遇见了麻烦……

现代小片段
前黑社会一把手的儿子·龙x大学生·剑
同居中 无年龄差。

“……好友?”

听到剑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龙宿放下手机正准备显露身形,突然又被一身白衣的剑子拉回了小巷子里。

“嘘……别说话。”

“怎么?”

剑子仙迹探出脑袋向来路看了看,回答道:“刚才看到一波小混混挺烦的,我手痒就过去逗了逗他们,没想到居然追过来的。真是麻烦。”

“我看你才是麻烦,剑子啊。”疏楼龙宿灭掉手里的火因,作势要将他推出去一了百了。

“诶诶诶别。”剑子仙迹看着对方暗金色的瞳孔里散发出危险的光,突然想起自己身后这尊才是真正的麻烦。
他急忙摆摆手转移走注意力,“嘘……来了要躲不开了怎么办啊龙宿……”

疏楼龙宿翻了个白眼。“你做的好事,问我怎么办?”

“唔……是啊,好友都到这个份上了……有福同享有难同当……”剑子仙迹一边观察着外面,一边拉了拉藏在黑暗里的人的宽大衣袖,示意他做点什么。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龙宿?”

“……诶做什么你……”

疏楼龙宿靠在墙壁上,右手一揽把剑子仙迹揽到面前,将他藏在阴影里。

“这样够吗?”

“呃……为什么不直接……”剑子仙迹天旋地转之间,突然被夹在了墙壁和龙宿之间。

他眼睛一花,还没回过神来又被大力地吻住。

“别动。人来了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淡紫色的长发从肩上滑落下来,隔绝二人与外界,剑子仙迹瞪着眼睛望着对方,将暗金的眼眸印在脑海里,淡淡的烟草香味笼罩在鼻尖,意识里只留下了唇齿摩挲的声音以及腰上真实的触感。

他缓缓闭上眼睛,试图回想起这么做的缘由,短暂的理智却又被更灼热的呼吸抢走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在剑子忍不住溢出一声失去抵抗力的喘息之后,龙宿终于松开了他。

“他们走了。”龙宿盯着他说。

“……哦。走了?那你还这么一直……”剑子想了想又转了一个话头,“你功夫这么好明明可以直接带着我走就好的……”

“这样比较安全。”他说着又舔了舔剑子湿湿的唇。
“好友真是无聊啊。”剑子拂开搭在腰际的手,“走吧。”

“去哪儿?”

“当然是买菜啊龙大少爷。我饿了。想吃珍珠米糕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答应的这么干脆?”剑子诧异地回过头。

“当然不是。等你吃完就知道了。”龙宿挑眉,回以一抹微笑。

“……明天是周一。”剑子最终妥协。

“我知。”

————
悄咪咪放一个小段~

一点阳光。

自家的挂件和书签 详情见图( •̀∀•́ )
满满的横滨f4
不开网页通贩 有想要的小天使请直接戳我私信地址联系方式等 发快递或挂号信 满50包邮
爽快的小可爱可以小刀(。
随机掉落贴纸或小零食噢(。・ω・。)ノ♡

画手 @多肽抗生素♪  @栖息地

以前拼的图 关于法师身份问题 梅梅说好的永远不让他知道呢
最喜欢最后一张啦
有糖有刀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