反犬鹤

偶尔放点鱼 传说中的年更型作者
霹雳 龙剑 蝶月 吞雪 一人庸
金光 温赤 梁莫 废锻 万雪夜
Dover
Arthur-Merlin.
【产粮低下】
Leepace/Merlin/Sherlock

随笔 雪

☞亲情向

☞现代办公室 竞日孤鸣老师

☞千竞千无差

☞cp避雷:温赤/默杏默

☞半夜一点产物 见谅。

今天是星期三。每周最忙的一天。

待到所有正式课程都结束后,已经是下午六点半钟了。学生们准备收拾书包,老师们也回到了办公室,进行一天中最后一次短暂的会晤。

“赤羽啊。苍狼呢?”竞日孤鸣问到。

“刚才颢穹孤鸣来过,带他回去了。”赤羽信之介埋头在纸堆里,头也不抬地回答。

“哦……”竞日孤鸣略显无奈。苍越孤鸣是孤鸣家目前唯一的后代,竞日孤鸣一直把他当成是自己的后代在养育。去年苍狼也到了升学的年纪,他便托关系将他调来了自己任职的这所高中 ,和银燕雨音霜等人在一个班。每天放学后他顺路将苍狼送回家。今天显然和以往不同,自己看来得一个人回去了。

“吱——”办公室的门被敲开,走进来蓝色的身影。

“是神蛊温皇啊——”竞日孤鸣笑眯眯地叫来人的名字。

“正是本人呀。赤羽大人,怎么还在改卷子?”神蛊温皇头一转,整个人就贴上了端坐在座椅上辛勤改卷的赤羽信之介。

“快起来。你是得了什么懒病。被学生们看到了不好。”赤羽单手推了推身上的人 发现并不奏效,索性放下了笔,专心和他作斗争。

两人同处一个办公室四五年,但这不明不白的关系确是更早就开始的。在外人面前二人并不会明显地表现出亲密,一回到相对封闭的空间,温皇就会原形毕露。

“别动嘛赤羽大人。让我休息一下。”

赤羽不得不认输。

“我改得差不多了。”

“嗯嗯。那就回去吧~”温皇猛的站直,回到自己的位置上,抓起包就拉着赤羽往外走。

“竞日孤鸣,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赤羽出门前回头。“哦还有,告诉默苍离,杏花君等着他回去吃药膳……”

赤羽话还未尽,便不见了人影。

竞日孤鸣独坐办公室,听着房间外面学生的吵闹笑声,突然觉得这间小小的办公室,竟然如此空旷。

门又开了。

“默……”

“吾知道。是杏花等吾回去吃药膳是吧。你不必说了。”默苍离匆匆忙忙地闯进来,开始翻找自己的东西。

“嗯。今天学生又惹着你了?”竞日孤鸣出言询问。

“很明显吧?俏如来,史艳文那长子。居然回答不上来问题。我看可以比肩赤羽信之介班上的雪山银燕了。”默苍离有些气喘,他停了一下又继续:“还有上官鸿信。学什么不好非要跟着温皇班上那群弱智反骨们学。”

“嗯……”竞日孤鸣听下来,也不知道接什么话好。默苍离每天都在嘴上批评班里的几个孩子,也不知道是假批评还是真在意。 

“那吾走了。”默苍离抄起桌旁的iPad,一溜烟地消失了。

竞日孤鸣又成了一个人。在中原任教的这些年,除了同一个办公室的三位同事以外,并没有多认识什么人,当然也说不上混的多好。不知不觉间,竞日孤鸣发现,温皇和赤羽早就在一起为伴,默苍离因为每半年进一次急救室而认识了杏花君。到头来,还是自己一个人。

已经是冬天了。想必苗疆这个时候已经下雪了吧?他又想起五年前那个下着大学的冬天。苍狼刚从外面历练了回来,遇上下大雪。自己和金池去王宫看望苍狼,在后花园遇见了归来的千雪。

千雪。

想起同样现在孤身一人的那个千雪,竞日孤鸣突然觉得自己处境还不赖。千雪现在又在哪里呢?自己来中原,已经是许多年没有见过。那个比自己小了几岁的人,现在一定更加成熟了?总不能老是像个小孩子,想着什么就做什么,心里就是兄弟这兄弟那的。总归是该长点心。不过金池一定会照顾的很好。他也就适合当一个闲散人。不像自己。

竞日孤鸣叹气,锁上了办公室的门。教学楼里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灯亮的有些稀疏。他搓搓手,将双手塞进皮草口袋里。 

学校有点大,当他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天色已经暗沉了。昏黄的路灯照着,让路一直蔓延到远处尽头 。

尽头有个人。

他静悄悄的走着,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。然而仿佛有什么感应似的,对方在他将要靠近之时,慢慢抬起了头。

“哈,亏得我让王兄先把小苍狼带回去了,不然我俩走这段夜路还要照顾小孩子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竞日孤鸣有些想笑,他慢慢走过去,和那人并排靠着。

“我……就是想着好久了,想来看看来着。 ”

“怎么还像个小孩子。”竞日孤鸣叹气。

“其实是刚闭关了出来,不想听大哥唠叨,突然就接到心机温仔消息让我过来给他代课 我就来了。”千雪摸摸头,感觉到了一点点潮湿的触感。

“下雪了。”竞日孤鸣仰头,拂去千雪头顶的雪花。

“嗯。”

“回家吧。”

两条影子并排着,开始慢慢向前移动。慢慢的,影子有些重合了。

#论半夜有人逼我写(迟到的)生贺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