猿鹤

单纯吃粮 偶尔放点鱼
霹雳 龙剑龙剑蝶月
金光 温赤 废锻 万雪夜
Dover
Arthur-Merlin.
【产粮低下】
Leepace/Merlin/Sherlock

半夜小甜饼

其实是520的产物
对冷cp情有独钟
cp排雷:梁莫/剑蝶/温赤/废锻
ooc ooc ooc

——
清晨。
不到七点,莫前尘从床上醒过来,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完全被压住了。
他艰难地动动手臂,用手指使劲地戳身旁的人:“大师兄?”
“……嗯?”肩胛骨后面传来一声闷哼:“师弟醒了?再睡一会儿吧。”
挣扎了半天,莫前尘早已完全清醒了过来,再睡一会儿的可能性早就见鬼去了。只是自己腰酸背痛,完全没法从这只傻熊的手臂间钻出来,只能干瞪着眼睛看着又睡过去的男人。
只是莫前尘还是一个没忍住,悄悄地把嘴唇凑了上去,点在对方直挺的鼻尖上。
还没凑上去,就被半途拦截了下来,下唇被另一只唇轻轻地咬住,带着些撕扯的力道。
莫前尘心里有些赧,他慢慢地低头,又被迫去贴近紧紧抱住自己的躯体。
“大……师兄。”
“?”
“早安……”

——
听说西剑流的总管今天要来神蛊峰?!
消息一下子就让神蛊峰总部炸开了锅。
鬼都知道自家老板一直对西剑流的股份虎视眈眈,这次西剑流却自己送上门来了?这又是哪一出戏?
“蝶蝶,我看我们今天还是不回老丈人家了好吗?”剑无极扁着嘴做紧咬手帕状。
作为整个神蛊峰唯一三位知情人之一,剑无极好心劝告(恳求)。
“主人说今天他不回家,所以放心吧。”
剑无极打心眼儿里感激赤羽信之介。
“所以赤羽信之介真的会杀到神蛊峰上来?”
“……”
“凤蝶。”酆都月推门而入,脸上是完全镇定的模样,“楼主,不见了。”
“楼主外出。”凤蝶支开酆都月,一脸你看吧的样子。

——
“神蛊温皇……!你又迟到!”赤羽站在西剑流楼下,满眼鄙视地盯着街边车里的人。
“啊呀……赤羽大人啊。”
“我今天可是请了年假陪你,当然一秒钟都别浪费,伊织还等着我回去作报告呢。”
“赤羽大人真是不知道心疼我,还让我这么早就起来……”温皇小声嘀咕。
“嗯?”
“赤羽~上车吧~”温皇仰起头,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。
“今天去哪儿?”
“嗯……中原大街。”

中原大街是整个城里的商业中心。
赤羽慢慢把车开到街边停下,刚出车门就看到修儒一个人走在街上。
“修儒?”温皇叫他。
今天店里不开门吗?
“哦……是这样的,今天早晨师父刚开门,就发现苍离先生站在门口。他以为苍离先生又出毛病了,没想到苍离先生一把抓住师父就走了。”
“怪不得默苍离昨天发短信给我说不要去找他下棋。原来是带人放风筝去了。”
“看来你很闲啊,神蛊峰董事?每天和墨家巨子下棋?”高八度的声音从身旁传来。
“咳咳。业务业务。”

——
午餐。
废苍生一把捞过对方碗里的肉,:“少吃点肉吧,光吃肉也打不开烘炉的。”
“废苍生!你管我?!”锻神锋咬牙切齿的声音从桌对面传来,一股“你不还给我我就要掀锅”的气势。
“不就是一块肉嘛,锋海主人这么小气吧啦的。”废苍生一边叹气,一边夹了一块菜心给他。
锻神锋死命地盯着那块刚捞出来的菜心,又听到桌子对面传来一声叹气:“哎……菜吃的那么少,晚上睡觉的时候抱着多不舒服……想想多怀念以前的……”
”废苍生……!”锻神锋的脸开始爆红,他一把夹过锅里的肉,全数倒给了对方,自己开始和碗里的菜心搏斗起来。
“诶……你……”
“快点吃饭……!”

————
又到了晚八点档黄金时间。
梁皇无忌坐在沙发上,电视里正放着某大型古装连续剧。这当然不是他要的看的东西,他想看隔壁台的达人秀。莫前尘掌握着遥控器,整个人窝在梁皇无忌怀里,双眼认真的盯着电视机里的花花绿绿。
梁皇无忌实在是对电视连续剧不感兴趣,看着莫前尘在自己身前这么专注,他慢慢前倾,含住对方的右耳垂,慢慢研磨起来。
莫前尘倒是习惯了梁皇无忌一天两次的变猫的动作,并不是特别在意。然而事情发展过于迅速,在电视剧里男主一把吻住女主时,梁皇无忌的右手已经伸到了衣摆下方。
“大师兄——”莫前尘转过头,却对上梁皇无忌的眼睛。
四目相对,气氛一滞,随即蔓延出微妙的感觉来。
梁皇无忌将比自己小许多的人放倒在柔软的沙发中心,随手拆去头冠,四手相握——
轻柔点醒,是轻吻,是眷恋,是承诺。

——
深夜十点。
“神蛊——温皇!你怎么还不出来?要在浴池里等着蛊虫发酵吗?!”
“哎呀赤羽~”温皇的声音从浴室里传来,不紧不慢地回答他,“赤羽啊,我好像有点酸麻头晕的感觉——”
“我说你泡的太久了,这都快一个时辰了!”温皇话语未尽,便听见红发男子认命地下床开门的声音。不一会儿浴室的门被打开,身着浴衣的男子在水汽氤氲中更显得滋润。
“手给我,拉你起来。”
赤羽伸出右手,本是等待着对方的手绵软地缠上来,结果自己却一个趔趄,被一对有力的臂膀环住自己,将他拖进水里。
水花溅起一片,等赤羽回过神来,自己已经伏在一片光裸的胸膛上,声音悠悠地从头顶传来——
“没想到赤羽大人真是忙到连这种事情也要赶时间啊~”
不知道是水汽还是心跳,赤羽面颊泛红,他用力推开神蛊温皇,打算立刻离开这里。没想到温皇突然解开对方松垮的外套,将整个人都抱进了浴池 。
赤羽还没来得及问他是不是真的没气力了,整个人便彻底地软了下去。
“神蛊温皇……你又……”
“嘘。”
一晃春水满室。

——
已经是午夜了。
无时无刻不在争夺的某人只有在睡觉时是安静的。废苍生关掉电视,低头看已经睡熟的锻神锋。
锻神锋枕在自己腿上,正睡得安详。
哎。废苍生想,两个人几十岁了,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吵来吵去的。
废苍生脑内想了想那纤细又带着结实力量的肉体,一阵感叹。今晚真是便宜他了。
他轻轻把锻神锋抱起来,慢悠悠地走回卧室。
关掉灯,窗外月明星稀,清冷的光透过纱窗,打在熟睡的人的脸上,勾勒出好看的轮廓。
他忍不住凑近,在轻轻呼气的唇上点了点。
“晚安。”

————
补偿用(我儿子的)生命在催更的  @青团子
以及掩盖我坑了的事实x
语言实在平乏无力欢迎大家指摘。

梁莫废锻是天使啊。

评论(6)

热度(45)